0°

小孩和鱼

文/高海涛

孩子和鱼是诗人上网聊天时用的名字。我问他为什么起这个网名呢?他说,孩子和鱼是最自由的。我又问,鱼缸里的鱼和被反锁在屋子里的孩子呢?他没有回答我的问话,只是把车开得像在飞。

这辆车是他刚买的,贷的款,分期还贷的那种。他说他与一个叫裙角飞扬的人聊天后悟出了一个道理:人生在享受精神财富的同时,也要享受物质财富,这才是完美的人生境界。所以,他就贷款买了这部车。他说开始他与裙角飞扬聊天纯属为了开开心而已,聊着聊着就觉得生命中不能缺少她了。

我与孩子和鱼同住在一个城市市中心的一栋楼里,他住501,我住502。自从他买了车,就卖了501,在市郊的湖边买了三间平房,一时我就不能像从前那样经常同他见面了,但从此后我却频频在市报的副刊上见到署名孩子和鱼的新诗,题目都是怪怪的,像《听雾》、《抚光》、《吃画》等。他不知从哪里得来那么多的神来之笔,把每首诗都空灵成一枚玉。

一天,我到电信局交手机费时碰到了孩子和鱼,他一下子就交了500元的手机费和300多元的电话费。他说,他与裙角飞扬通上电话了。她虽是南方人,但普通话说得很好听。

一天下班后,因为有一个饭局,我回家很晚,上楼后,发现一个人蹲在门口。原来,他是银行的,是来催收孩子和鱼贷款的,他已经两个月没有还贷款了。

见孩子和鱼的最后一面是在出租车上。那天,我在单位加夜班,回家时,班车早就没有了。我走到路边一扬手,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了我的跟前。这不是孩子和鱼的那辆奥拓吗?再看司机,果然是他。怎么这么巧?我问。他说:不是巧,是没办法,我经常忘了按时还贷,银行又追屁股,一气之下我把卖501剩下的钱都还了贷款,不得不夜间11点后跑跑黑车赚点电话费。说着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他接着电话,还坚持把我送到家。车停在我楼下两分钟后,他的电话才终于打完。

我说,开车打电话是很危险的。

他一百个不在乎地说,没事。还说裙角飞扬就要来了,他要挣些钱,到海边的泥滩上建一个小木屋,他们要在那里合着写一本长诗。他说得神采飞扬,满眼都在放光。

听到孩子和鱼车祸而亡的消息时,我在看电影频道的《王勃之死》。王勃正在写《滕王阁序》,落霞的影子在他眼前与白鹭长天共一色。这时,电话响了,说孩子和鱼凌晨在高速公路入口与一大拖拉机相撞当场毙命。

孩子和鱼在火葬场火化时,一个南方女孩正抱着9朵玫瑰,在开满荷花的湖边敲着孩子和鱼的门……

编者云:孩子和鱼这个形象很打动人心。这是个生活的理想主义者,里面藏着我们每个人的影子,可惜我们没有他那样决绝,敢于把理想变为现实,可惜他失败了。他活得简单、纯粹,活得自由、洒脱,活得执著、充实,他的死也证明了他只能是个悲剧。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美文
美文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