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金葵

文/卢静

1

太阳把一切照得黑油油,只有眼角滴下黄金。

最初的颜料,一定是软软的。

当金黄,静止于一朵葵花内部,他看见生了根的风。沉坠的大地急旋着,背上长满了茂盛的村庄。

奢侈的金帽子!扭动的脚。

蚂蚁们一寸寸爬上风的铁靴子,啃着泥巴,啃着大地的黑脚趾。

却在一只青铜钟的漏口下,看见万丈尘埃上方,伸出黑触角的一束光。

罩下来,缓缓的,几乎让瞳孔虚幻的光芒。

所有人都抬起头,四处滚动的沉雷下,升起静,在一棵结满闪电的葵花上,罩下真实的世界。

2

破损的村庄。

合住楔形的伤口,合住了窖藏的沉重。

生根的秒针尖,能取出比水还柔软的光芒,取出结实的火籽。

我们,要转到词语的背面。

青草的食指上,有一个微小的交叉。他看见突如其来的春天。

好吧,现在就让河流抬起身,安静地坐在岸上,把时间慢慢折叠。

让火拆解自己的焰。

让他的臂弯曲成波浪,金黄光芒的笼罩下,自由奔流向葵花翻涌的大海。

3

一个念头,冒出黑油油的光。

她,趴在画出的肥土上。他,站在比喜马拉雅积雪还高的白纸下。

水里打捞的天空,充满强大的磁场,生长着红太阳照耀的高房子。

埋头坐在小院里,他,还有苦恼的阿呆。

假设的一场暴风雪下,比村庄还大的钞票,压塌了他小小的屋顶,裹住他急病中的儿子,像一张苍白的布单。

比雪片还汹涌的医疗费,冲走他年久失修的老屋。

一根白发,就是一次苍老。

他坐在雪灾里,看她,儿子的小女儿,趴在金黄色的晶体中,画一座永不消失的房子。

4

飓风,止息于水平面,一粒种籽荡漾的黑瞳孔。

他看见,金草帽托起一个新生的世界,晃,低低的。

晨曦,是双手奇妙的修复者。

谁把脸庞,摆放在地面?

所有的河流,还没追逐到尽头;所有黑压压的雪,还等待用一生的力气去泅渡。

种植自己后,他的双臂,疯长青绿的叶片。

太阳把一切照得黑油油,只从眼角滴下颜料。他的脚下,结出一盘金灿灿的葵花。

(选自《诗选刊》2015年第5期)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