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这样的春天

文/潘新日

当细雨落下来,会有哪些方言?柳枝儿不明白,傻傻地等着。

微风,斜着身子,从门缝里挤进来,领走祖父的一头黑发。是邻居在剁着饺子馅,还是祖母拿着拐杖、驱赶屋里的潮湿?

隔着院墙,槐香翻出墙头,被细雨摁倒,在黄泥巴地里挣扎。木栅栏坚持站在雨水里。你不知道,它和杨柳缠绵,需要多少月色。

槐树开始扬花时,我正好路过故乡。春燕呢喃,朗诵着与去年相同的句子。

割草机饿着肚子。而蜜蜂和蝴蝶,都怀着一颗向往爱情的心。

它们都眯着眼睛。

等待。

雨滴,把自己寄存在岁月深处。

(选自2015年4月2日《吉林日报》)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