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红樱桃

文/靳会强

村头一棵樱桃树下,坐着一个绿衣女子,女子的身边卧着一只小黄狗。四月的午后,光暖气薰,那女子仿佛睡着了。她是在小黄狗的吠声中抬起头的。看见他的一刹那,她的脸微微一红,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他穿着白衬衣,推着自行车站在那里,看看绿衣女子,看看小黄狗,又看看那满树的红樱桃,也笑了。

女子问:“你是收樱桃的?”

他愣了一下:“对,收樱桃的!”

“全要吗?”女子坐在那里,一边逗着小狗,一边问。

“全要!”他爽快地回答。

女子又说:“我家没人摘。便宜点,你自己摘,行不?”

“行!”他嘴里应着,却没有急着上树,而是蹲下来,吹着口哨,朝小狗招着手。小狗朝他跑几步,看看他,摇摇尾巴,又扭回头看看女子,再摇摇尾巴。

他对小狗说:“去,跟你姐姐说,这个人是个大笨蛋,他上不了树,要她帮忙推一把!”

女子的脸又微微一红,叫声“小黄”,小狗就跑了回去。她摸着小狗的头,说:“去,告诉你哥哥,一个大男人上不了树,谁信!”

小狗跑过来,站在先前的地方,一边摇着尾巴,一边对着他仰起头吠。

他越发觉得这女子有意思了,于是取过绳子,一头绑在篮子上,一头系在腰间,三下两下就上到了树上。

站在高高的树杈上,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摘着樱桃,一边透过枝叶的缝隙看着地下。女子仍然坐在那里,她那又黑又大的眼睛时而望望树上,时而望望远处,时而又落在小狗身上。那只小狗不安分地跑来跑去,脖子上的铃铛哗啦啦直响。

摘完一枝,他把一枚樱桃放进嘴里,酸酸甜甜的滋味,一下就从嗓子眼儿甜到了心里。他从枝桠间伸出头对那女子喊:“你家的樱桃真甜!来,我给你扔几串,你也尝尝吧?”

女子没有动,笑着对他摇头。

小狗听到喊声,仰头看着树上。他忍不住一笑,把那串樱桃扔给了小狗,说:“你姐姐不吃,你吃!吃了告诉我你姐姐叫什么名字!”

那女子的嘴也不饶人:“想知道我的名字?你喊一声姐,我告诉你!”

他尴尬地笑笑,心里却跟吃了樱桃一样,甜甜的。

不一会儿,篮子满了,他又朝那女子喊:“来,接一下!”

女子只是摇着头笑,并不起身,像是故意要和他逗着玩。没有办法,他只好下到主杈上,准备亲自送下去。

这时候,女子的母亲突然出现了,一看见吊下来的篮子,就急忙上前接住了。不知为什么,女子的母亲一来,他就觉得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不舒服。

他想,等一会儿她就会离开的吧?他手上的动作慢下来,磨磨蹭蹭,想着她或许还有别的事,等不着这一篮下去就会走的。可是篮子又快摘满了,她还不走。看样子,她是不会再走了。

他只得把篮子又放下去让她接住。

再摘的时候,他不由就加快了速度。

终于,树下的筐子装满了。

他嗖地从树上跳下来,说:“好了,就这一筐吧!”

那女子看着他说:“你说话不算数!你说过全要的!”

他一边挠着头,一边说:“我刚才说了吗?我不记得我说了啊!”

女子不再接他的话。

过完秤,付完钱,推着自行车准备要走,他朝女子笑了一下。女子也朝他笑一下,可并没有起身要送的意思。倒是女子的母亲看出了他的心思,叹一口气说,去年摘樱桃时,她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,落下毛病,走不成路了。

他的心猛地一沉,禁不住又看了那女子一眼。

女子没有看他,正低头逗着小狗。

他顿了一下,什么话也没说,转身推着那一筐沉甸甸的樱桃,默默地走了。

小黄狗突然向前跑几步,对着他的背影汪汪地叫了起来……

编者记:作品中红樱桃、绿衣女子、小黄狗和白衣男子的画面组合给人美的意境。这一红一绿、一黄一白,色调鲜明,交相辉映,俨然是一幅生动的乡间小品。一男一女以狗传话,各自的心思欲露未露,因含蓄而生情趣,好似一曲有声有色的民间小调。在极力铺排营造“朦胧”氛围之后,作者抖开包袱,女子坐着不动,原来是因为落下毛病,动不了。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